怀集:《上良刘屋》耕读为本 诗礼传家

时间:2017-06-27 11:01:34  来源:怀集文明网  责任编辑:陈俊宇

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化源远流长,从古至今作为炎黄子孙龙的传人,我们在潜移默化中感受着传统美德的熏陶与影响。它像阵阵春风悄无声息地吹拂着整个华夏大地,无形之中渗透入了我们的国风,乃至家风之中。

1571年,怀集县凤岗镇上良村刘屋寨刘氏先祖子盛公从阳山县马丁毛凹迁居而来,至今已经繁衍了19代,现有村民600多人。翻开其家谱,我惊奇地发现,在这深山里居住着的刘氏族人,世代传承着“耕读为本,诗礼传家”的良好家风。

春末的晨早,在友人阿强的带领下,驱车50公里,我探进了大山深处的上良村刘屋寨,阿强首先带我走进了让居住在这里的刘氏族人引以为傲的宏伟壮观的古建筑——刘氏宗祠。

坐落在上良村横坳山脚下的刘氏宗祠,建筑面积约1600多平方米,始建于康熙癸酉年(1693),坐西向东。近年,族人按以旧修旧的方式对祠堂作了整修。祠堂为三间三进四廊两庑布局的建筑,砖木结构,青砖墙,封檐板雕连枝花卉木雕,素面瓦当,灰塑博古脊,字型硬山顶,滴水剪边。一二进设有屏风门,第三进明间设神坛,三进祠堂的前面还建有两进门楼,两座门楼和祠堂大门均为花岗岩石门框。祠堂右前方的空地竖立着四块帷杆甲,阴刻字迹仍依稀可见。正前方有一口200多平方米的半月形池塘。

祠堂两旁的小厅各有一个方形的金鱼池和雕有画作、诗联的朝壁。北侧的朝壁上书曰:“王猷籽竹非无宅,山简观鱼别有池。(横批:鸢飞鱼跃)”,由此可见,刘氏先祖自得其乐的雅兴。在祠堂内的多处悬挂着年代久远的牌匾,其中一块“文魁”牌匾上书曰:“光绪廿七年辛丑補行庚子恩正科乡试中式第八十一名举人刘锡昌”,另一块“贡元”牌匾上书曰:“光绪十七年岁次辛卯附贡生刘朝槐”;还有书曰“玉鸠分嘏”的牌匾,是嘉庆丙子年菊月为武生刘学贤而立;“世德流芳”牌匾悬挂在第一进屏风门上方,是乾隆五十六年岁次辛亥季冬怀集县知县陈琠为刘学中老翁所立;“外翰第”牌匾悬挂在第二进屏风门的上方,可见刘氏先辈是有地位的文翰人家,与众不同,家世显赫,把此匾悬挂于此藉以弘扬祖德,启裕后人。据族老介绍,在“破四旧立四新”的年代,有十多块牌匾被毁坏了,刘氏家族自古以来的读书风气由此可窥一斑,刘氏后裔既有文人,也有武生。在祠堂内外还保存有几尊旧时武生练习用的花岗岩石趸。民国时期,刘延莊就读于黄埔军校广州分校,曾担任凤岗乡乡长一职。

观刘氏祠堂,感叹蔚为壮观;览祠堂装饰,便觉书香味浓;阅刘氏家谱,可窥贤士辈出。祠堂是刘氏族人祭祀祖先与先贤感恩报本的场所,也是宗族议事、聚会的场所,还是实施与传承家风家训的始发地,宗亲们在这里得到了情操的陶冶、心灵的净化、精神的感染与道德的吸纳。

上良村刘屋寨四面环山,田地少山场多,自古以来,刘氏族人世代过着“靠山吃山”的日子,民风淳朴的刘氏族人历代都非常注重诗书传家的家风不断熏陶后人。如今,正在读大学的学子就有15人,也不乏中山大学等名牌大学毕业的博识青年。可见,浓厚的读书风气至今仍在不断延续。

上良村南侧有一条河道约3米多宽的山溪由东向西流淌,汇入凤岗河。河水清澈见底,缓缓流淌。我站在山溪边,凝神望着涓涓溪水,阳光照耀,清风吹拂,溪水偶尔撞击河中的石头,不时溅起水花,那水花跳动着,飞奔向前。那些飞溅起来的水花,犹如刘屋寨的刘氏后人通过读书改变命运跳出大山奔向大江的莘莘学子。

DSC_0075.jpg

2014年的那个夏天,这条看似不宽也不深的山溪却突发了100年一遇的山洪灾害。阿强指着当年楼房倒塌的地方,告诉我那场山洪爆发的一幕幕:5月23日上午11点,洪水瞬间漫延上涨,村民被围困,让人不知所措,村民刘有录、张有维、刘若柳等立即赶到受浸水位最高和受困人员最多的一家楼房里,一趟又一趟来回背出受困村民10多人。44岁的刘有录徒步涉水来回5次背出5名受困村民后,再次返回现场救人时,被突然倒塌的楼房压住不幸身亡。这个乐于助人、在洪水灾害中舍身救人的英勇义举感动着每个人的心灵。刘有录荣获第五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和“中国好人”光荣称号。刘氏后人面对突如其来的灾害能及时伸出援助之手,献出宝贵的生命之举,无疑是良好家风熏陶的结果,是后人积极传承并践行良好家风的直接体现。

上良村刘屋寨历来重视门楣家风的教育,讲求耕读为本,诗礼传家,形成了明礼、孝亲、忠厚、诚信、勤俭等家风,以致贤人志士辈出。传统家风对人的塑造和培养,促进了人们的价值共识和道德的形成,深刻地影响和培育着一个淳朴、文明、守礼的刘屋寨风民风。(怀集文明网 高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