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集县桥头镇:峰在雾中飘 人在画中游

时间:2018-09-04 16:11:46  来源:怀集文明网  责任编辑:慕容桂珍

雨后桥头赏雾

这些天,秋雨绵绵,秋雨如烟。

有人说,秋雨是冷傲的精灵,涤荡尘土,洗尽铅华,没有了春的妩媚,也没有夏的张扬,却有着冷傲的凄美,婉转着侠骨柔肠。秋雨,在许多诗人的笔下,总有道不尽的凄凄然,雨的心情意境总是缱绻地滴落在心里。

或许,那些文人墨客只是触景生情进而借物抒情罢了。而对于我,更赞同美国诗人惠特曼的情怀:雨是大地的诗,我想只有雨后才能回味出这首诗的奥妙吧。

微信图片_20180903173311.jpg

图片来源:梁祝科 摄

我来不及赶上那场秋雨,到达怀集县桥头镇已是雨后的时分。虽然天并没有完全放晴,但我已经感受到雨后的世界是多么的美妙。

桥头镇,是一个风景奇秀且独具魅力的旅游胜地。这里的山,平地拔起,千姿百态,连绵不断的山峰好似从地底下长出来的巨大石笋一样,一座紧挨一座。这些峰林,平畴展布、山峰突起,好像是在平原上错落有致地摆放着翠绿挺拔的山峰,这种景观的风格,犹如在温润婉约中添加了一些硬朗和刚劲。正如唐代诗人张固赋曰:“孤峰不与众山俦,直上青云势未休”。

微信图片_20180903173234.jpg

图片来源:唐小凤 摄

一场沥沥淅淅的秋雨,将山乡厚重的郁闷浸化成沁人心脾的清新。久盼滋润的山上花草树木张开怀抱,尽情地接受秋雨的温柔沐浴。在这里,雨后的芳菲,并不是老生常谈的“海棠零落,莺语残红”悲凉之状,而是有着“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恬淡、静雅和闲逸。

秋雨后,喀斯特地貌的峰林间,空气中渗透着草木的芳香,一粒粒洁白又晶莹的珍珠凝结在绿油油的叶片上,显得格外透彻,那是一种娇翠欲滴、引人遐思的韵味。

这里还有一道独特的风景:披霞戴彩,雾气缭绕,绚丽无比。每一座山腰间、山尖上,都披戴着袅娜的雾气,不时呈现着眉飞色舞之态,像风情万种的女子,勾魂摄魄;峰林上的花草和树木在晚霞的映照下,闪烁着彤红彤红耀眼的光芒。站在高处,眺望峰林,只见一道色泽鲜艳的巨型彩虹,出现在那雨后蔚蓝的天空之中,它像一道五彩缤纷的拱桥,横跨在桥头镇最高的喀斯特地貌的山峰——仙人秋和与其相邻的峰林之间,一直插进那幽深的林丛。它好像离我很近,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摸到它了。啊!那美丽的彩虹就在不远处……如此雄浑柔美的风景,旖旎迷人,让人目不暇接。

微信图片_20180903173306.jpg

图片来源:梁祝科 摄

秋雨后,被笼罩着的苍穹,我简直分辨不清哪是云还是雾。雾气蒙蒙,雾气茫茫,一会儿如白纱,一幕幕拉过;一会儿似蒸气,一层层升腾。雾锁山头山锁雾,犹如人间仙境。雾竟有如此神奇的力量,它丰富多彩,变幻莫测,是它给桥头镇独特的喀斯特地貌的峰林增添了无穷的魅力。有的白雾里夹杂着丝丝墨色,颇似大理石的斑纹,也像淡淡的墨水泼洒在水中均匀地散开之状;有的白雾团团簇簇,像蓬松的棉花糖,也像被风吹散的棉絮;缭绕在峰林顶部的雾层,就像一位身穿绿色围裙的厨师头顶上的白色尖帽。雾在峰林间飘动,像画家泼墨,使原来的山变成景,绘成了一幅幅丹青。起风了,那相对平静的雾海滚动起来,雾浪一个接一个地慢速翻滚着,犹如慢镜头中大海的汹涛骇浪,形态万千,时而像雄狮,时而像骆驼,时而像孔雀。被风打散的雾团,卷着漩涡,打着转,依依恋恋地飘起来。

微信图片_20180903173253.jpg

图片来源:唐小凤 摄

我细细品鉴着那惟妙惟肖正在升腾的雾,此时此刻特想吟诵改动后的诗句:“烟波缥缈隐险峰,上下左右各不同。不识桥头真面目,只缘云雾峰林中。”

秋雨后的桥头镇,别样的美。这里喀斯特地貌的峰林和峰丛,是它的一张脸,一张名片,让燕岩、燕山、世外桃源等景区景点闻名遐迩。在这里,雨后赏雾又是一道独特的风景,我不禁感慨:峰在雾中飘,人在画中游!(作者 高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