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彩容

时间:2009-08-25 11:07:36  来源:肇庆市文明办  责任编辑:邝小云

三十多载赡养两老孤

——记肇庆市怀集县怀城镇文化居委会居民秦彩容感人事迹

秦彩容,女,汉族,1952年1月出生,广东怀集人,城镇居民。2002年和2006年,秦彩容当选为怀城镇第10届、第11届人大代表。2008年重阳节,她被评为“肇庆市孝老爱亲模范”荣誉称号。

怀城镇文化居委会秦彩容,瞻养两位非亲非故老人长达30多年,在当地有着良好的口碑,被誉为尊老敬老的楷模,她的事迹曾被《西江日报》、《新怀集》报等媒体报道,感动了不少人。

祖籍东莞市的陈伦、陈焯是同胞兄弟,在怀集无亲无戚,哥哥陈伦于2008年去世时85岁,弟弟陈焯今年85岁。30多年来,秦彩容象孝敬父母一样孝敬陈伦、陈焯俩兄弟,两家人相敬如宾,亲如一家。每年陈氏兄弟生日时,秦彩容都要为老人买新衣服、新鞋子,全家人还要摆酒席为老人祝寿,一家和睦相处,使老人幸福安度晚年。

秦彩容一家人跟陈伦和陈焯非亲非故,能够和睦地长期生活在一起,还得从陈伦与秦彩容父亲的一次偶遇讲起。

一次偶遇两家结缘

1946年,在香港皇仁书院读英语毕业的陈伦父亲陈家栋来到怀集县立中学教书。不久,陈伦的母亲和当自梳女的姑妈一起,带着在广东国民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的陈伦及其弟弟陈焯来到怀集跟随父亲生活。解放初的一天,陈伦到茶楼饮早茶,恰好与秦彩容的父亲秦炳炎同坐一张桌子,两人一见如故,无话不谈,从此成为好朋友。1952年,因为学校没设英语课,陈家栋被迫辞职,后来四处找不到工作而于1956年忧郁去世。当时,秦炳炎看到他们没有房住,便主动将陈伦一家人接到家中。虽然那时候秦炳炎一家三代住得也不宽敞,但他们对陈伦一家人却十分亲热,当成自己的亲人一样……

1970年8月,由于疏散人口的需要,被戴上“臭知识分子”帽子的陈伦及其一家人下放到怀集县连麦镇仓社的一个山村里种地。虽然陈伦一家那时居住在农村,但两家始终保持来往联系,相处得很好。由于陈伦、陈焯俩兄弟居无定所,加上多年下放到农村干活,没人敢与他们谈恋爱,年纪一大,他们就一直没有娶妻成家立室。

1972年,秦彩容的父亲临终前还叮嘱她要照顾好陈伦、陈焯俩兄弟,说他们一家人在怀集没有房屋和亲人,别忘了把他们接到家里住,不管有多大困难也要一起挨,有粥食粥,有饭食饭。

1976年,陈伦、陈焯和母亲、姑母一起落实政策回到县城,但是全家人没有寸土片瓦栖身。这时,秦彩容和丈夫谭木弟把他们一家人接到家里,从此瞻养陈伦一家两代人。

秦彩容的丈夫名叫谭木弟,1970年从部队转业后,一直在广州航运局工作。1972年经人介绍与秦彩容恋爱结婚。由于秦彩容没有兄弟姐妹,谭木弟结婚后就当了上门女婿并照顾陈伦一家。2000年谭木弟退休返回怀集后,每天在家买菜煮饭,把陈伦、陈焯两位老人当父辈一样对待,相处得十分和睦。

陈伦一家人返城后,母亲和姑母都年事已高。秦彩容每天帮她们洗衣服,端茶倒水,服待得十分周到。两位老人身体不舒服,她就扶着她们去医院看医生。1989年,陈伦的母亲脑中风瘫痪1年多时间,阿容每天都给老人擦洗身体,送茶送饭,端屎倒尿。后来,陈伦92岁的母亲和82岁的姑妈过世时,也是秦彩容夫妇帮助料理两位老人的后事。

卖勤劳挣钱瞻养两孤老

陈伦和陈焯返城后曾在怀城镇玻璃厂工作,后来工厂倒闭,他们只得靠打散工维持生计。1990年,秦彩容考虑到他们年事已高,便劝他们不要再去打工了,在家里安度晚年。当时,秦彩容的妈妈年老多病,三个儿女也正在读书,生活也很困难。除了靠丈夫每月微薄的工资养家外,秦彩容还拼搏挣钱,勤劳地种菜、养猪、车成衣摆卖,每天从早忙到晚,中午都没时间回家吃饭,直到晚上七八点钟才回来。经过艰苦奋斗,1998年她还在县城盖起一幢三层高的楼房。

秦彩容的三层小洋楼位于县城比较繁华的街道,新屋入宅不久,就有人上门联系想租她家的一楼开发廊、网吧,甚至有人开出较高的租金价钱,但秦彩容考虑到一楼的两间房要给陈伦、陈焯两位老人居住,因而拒绝了。后来有人说她傻,有钱也不知去赚,她却说:“两位老人年纪大了,住在一楼起居出入方便,反正钱是赚不够的!”

“阿容全家人对我们兄弟俩实在太好了,她不但供养我们住好吃好,还经常为我们买新衣服、鞋子,我们烟瘾大,一个人一天差不多要抽一包烟,阿容就掏钱帮买回来。我们年纪大身体差常生病,她夫妇俩就带我们去看医生……”每当提起秦彩容夫妇,陈伦和陈焯总是不停地夸赞秦彩容人品好。

爱心接力两代敬老

在秦彩容夫妇的言传身教下,她的儿女、媳妇对陈伦、陈焯两位老人也十分孝敬。

她的儿子谭挺乔、女儿谭美芳长大参加工作后,经常给陈伦、陈焯两位老人买水果和西服、皮鞋、礼帽等衣物,每月还给他们零用钱。秦彩容的媳妇植知雯嫁到谭家后,对两位老人也十分孝敬。她在成衣市场摆卖衣服时,外出进货经常不忘为两位老人添新衣服。陈焯老人胃不好,犯病时正餐吃不下,到了晚上又肚饿,植知雯摆卖成衣收档回家后,总要煮好面条或云吞送给他吃。去年,陈焯得了肾结石,秦彩容每天带他看病拾药,花了2000多元为他治好病。

“我们俩兄弟不知从哪修来的福,遇到这么好的人家,每年过生日和春节,阿乔、阿芳都为我们买衣服、皮鞋、礼帽,有时我们穿着西服、皮鞋,戴着礼帽走在街上,别人还以为是从香港返怀集探亲的。她们全家人对我们实在太好了,几十年如一日敬重我们,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讲起秦彩容一家人待他们的事,陈焯总是动情地说。

秦彩容一家人对陈伦、陈焯两位老人越好,他们就越觉得内心不安。前几年,两位老人为了不想拖累秦彩容一家,偷偷找人联系了镇敬老院,想搬去那里住。秦彩容得知后,哭着对他们说:“我照顾你们都30多年了,实在舍不得您们搬出去住,如果你们去敬老院,我怎么对得住死去的父亲呢?”她的一番真诚说话,令陈伦、陈焯深为感动。从此,他们一直安心住在秦彩容家。

2008年,陈伦驾鹤西去,时年85岁。现在,85岁的陈焯已被列为五保对象,每月有200多元生活补助。他每天在家一边饮茶,一边看电视,过着悠闲舒适的生活,感到很满足。他感慨地说:“阿容一家人照顾得我很好,我感到很幸福!”